穆帅谈阿里抛出“拼图论”他没被牺牲我在拼图

穆里尼奥表示,自己并未放弃阿里,但后者需要自己争取位置。

在5比2大胜南安普敦的英超第二轮中,阿里没有进入热刺大名单,这引发了媒体的广泛关注。赛后,穆帅回答了针对阿里的问题。当被问到他是否想留住阿里时,穆帅回答:“我想要一个平衡的阵容,这是我想要的。”当被追问“在这个平衡阵容中,阿里是否有一席之地”时,穆帅回答:“是的。”

邓某基于自由意思选择跳车并导致了重伤的结果,其应当对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

学生时代,李佰芳住在距离大杨树镇数小时车程的一个村子里,这里所说的数小时不是距离有多远,而是因为交通闭塞、路难走,导致车程很长。别说到阿里河镇参加高考,就连到大杨树镇的学校上学都十分周折。

2016年7月20日2时28分,在越秀区沿江东路刚刚喝完酒的邓某和朋友陈某,上了一部出租车,目的地是白云区江夏牌坊。到达目的地后,出租车司机李某提出全程车资为51元。但邓某和陈某却表示车资太高了,认为平时打车过来最多十几元,而且司机并没有将他们搭载到江夏牌坊,于是拒绝支付车资并下车打算离开。收不到车资的司机李某立即下车阻拦两人,并拨打“110”报警。

经办法官指出,本案中,李某与邓某因车资引发纠纷,在邓某多次要求停车但李某拒不停车的过程中,邓某自行跳车导致重伤,李某不应当对邓某重伤的后果承担刑事责任。分析具体原因,主要有以下三点:

白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现有证据证实本案系因被害人邓某拒绝支付车资引起的,邓某的损伤亦是其自行从车后座车窗跳出所致,无证据证实被告人李某有危险驾驶或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

每年都要到135公里外考试

1.李某的行为与邓某的重伤结果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本案中,被告人李某与被害人邓某因车资引发争吵,在邓某不支付正常车资的情况下,李某说了“送你回始发地不要钱”的话并继续开车,该言行不足以产生对车内的邓某造成身体的实际伤害,也未将其身体与生命置于危险状态,且车内还有邓某的朋友陈某同行,邓某并非处于弱势地位。

赶上了全国首趟高考列车开行

孩子们每次到镇上上学,都是村里谁家有拖拉机或者牛车有空就一起送,如果实在忙腾不出时间,孩子们便只好自己走出村子。拖拉机需要30分钟,走路大概要2小时。出村后再换乘客车,继续颠簸3小时左右才能最终抵达学校。当然,也有另一条相对近的路可以选择,但这条路要穿过一条河,还需要坐船,上岸后同样需要再换乘客车。更多的时候,孩子们情愿多走些路直接去坐客车。

释疑:为何司机不构成犯罪?

车辆在途经广云路与黄石东路交界口时,邓某突然要求下车并拉开其座位旁的右后方车门,被陈某阻止,李某遂锁上车门总控装置后继续行驶。

“我家到大杨树镇,以前需要走路或搭乘拖拉机,然后再换乘客车,现在路修通了,开车10多分钟就能到。而当年需要坐船的河上,也架起了大桥。大杨树镇的学生虽然还是需要到阿里河镇或其他地方去考试,但路通了、平坦了,高考专列从绿皮车变成了空调车。”李佰芳说,几年前,开车送孩子去考场的家长开始多了起来,但近两年,家长们又开始让孩子坐专列去考试。因为对于孩子们来说,高考结束后,大家将各奔东西,集体搭乘这趟火车回家是高中时代最后一次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2003年6月7日,高考如约而至,李佰芳对于高考的记忆只有一个字——冷。“当天内蒙古居然下雪了!当时又赶上了非典,进考场前需要排队测体温。没想到会突然变天,我们都穿着短裤、短裙,所以冻坏了。”至于考场上的细节,李佰芳已记不太清了,除了紧张只有紧张吧。

其后,李某继续驾车通过黄石东路交通岗驶入云城西路,邓某再次要求下车,李某没有理睬继续行驶。当车辆行驶临近至前面一个交通灯时,邓某突然从车右后门打开的车窗处跳出车外,陈某发现后要求李某停车。李某驾车继续行驶几百米后停下车,让陈某下车,之后驾车离开。

专业摄影师将在专列上为学生拍毕业照

新京报记者从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今年因为疫情,铁路部门为每名考生精心准备了防疫爱心盒,里面装有口罩、消毒纸巾、纪念车票等礼品,青年志愿者往返于站台引导考生乘车,提供免费矿泉水、钢笔水、笔、小药箱等;“专列”上免费发放信纸,让考生记录下高考前的心情。此外还邀请了专业摄影师,将在列车上为考生拍摄毕业照。

7月6日一早,李佰芳带着班里30余名学生坐上了5117次高考专列。望着眼前有些兴奋、有些紧张的孩子们,李佰芳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2003年,我参加高考的时候,这趟车第一次开,当时还是绿皮车,没有空调。”

在三人等待警察到来的过程中,司机李某表示已将两人载到江夏牌坊,但醉酒的邓某和陈某却表示此处并非江夏牌坊,而且司机兜了路,要到目的地后才给钱,并强行坐上出租车后座。李某表示:“送你回始发地不要钱”。

考生们陆续进入车站登上专列。通讯员 张学鹏 摄

李佰芳(中)和考生们在高考专列上合影。受访者供图

广州中院二审认为,被告人李某在主观上不具有过失,其客观上也没有实施直接致被害人受伤的行为,邓某的损伤系其自行从乘坐车辆的后座车窗跳出所致,李某拒不停车的行为与被害人邓某的损伤结果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准确,审判程序合法。抗诉机关提出的抗诉理由据理不足,法院不予采纳。故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和李佰芳一样,时隔数年有机会重新踏上高考专列的人不在少数,只是身份已从当年的考生变成了老师、铁路工作人员。大杨树站客运值班员袁静伟今年就要退休,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服务高考专列,她的女儿当年也是乘坐这趟列车去参加高考。对于这趟专列,她同样有着特殊的感情。

李佰芳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大杨树镇,成了一名化学老师。

同学们一起乘坐高考专列。通讯员 张学鹏 摄

早在6月中旬,李佰芳悄悄从网上订购了写着高考加油的横幅和脸贴,“我的学生都比较内敛,我也不确定他们是否会贴出来。只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孩子们加加油、打打气。”李佰芳从教11年,带过几届毕业班,但这样表达对学生高考的祝愿还是头一回。“真的是比自己上考场还要紧张。希望我的学生们发挥正常水平,考的全会,蒙的全对。”李佰芳笑着坦言。

“他是否需要被牺牲掉?不,但阵容是一个谜题。阵容是拼图,替补席也是一个拼图,替补席上有哈特、奥里耶、阿尔德韦雷尔德、西索科、洛塞尔索、拉梅拉和贝尔温,我不能在替补席放四个边锋或者三个边锋加一个10号位,而不放后卫。因此,一切都是拼图,在这两场比赛中,阿里没有参与,可能周二他会出场,其他人会在名单之外。”

2003年至今,这趟全国唯一一趟高考专列已经由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公司连续开行了18年,送运考生3.4万人次。今年大杨树当地的5家爱心企业为400多名考生购买了往返车票,让考生免费赶考。或许,对于当地的学生来说,这趟车更像是一辆逐梦车。

“这也太幸运了吧!高考一定好运!”不知当时有多少考生和李佰芳一样有着这样感慨,感觉这趟列车为自己助力了一把。对于当地考生们来说,去高考不用再各种周折,可以直达考点了。

从常理来看,在无法打开车门的情况下,邓某再次跳车的可能性小。当邓某选择从车窗跳车时,同坐车后排的陈某未发觉,却要求李某在安全驾驶的同时,时刻留心邓某的行为并保障其安全,这种要求未免太过苛责。在当时的情况下,李某难以发现邓某从车窗跳车行径而予以制止,李某不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某主观上不具有过失,客观上没有实施直接致被害人受伤的行为,其驾车行为与邓某的损伤结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检方指控李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不成立,故判决被告人李某无罪。

3.认定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更符合公众的一般心理预期。为了合理明确刑法处罚范围,对于涉及罪与非罪、重罪与轻罪边缘的行为,应适当结合一般人的生活和社会常理作出判断。被告人的行为并未直接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的后果,亦没有对身体造成侵害的现实风险,甚至与被害人的身体都没有直接接触,被告人有选择是否跳车的自由,对仅具有关联性的行为定罪处理将会扩大刑法的处罚范围,压缩社会公众的自由空间,无罪处理更能获得社会认同。

再次坐在高考专列的车厢里,她觉得,相比当年,现在的学生们幸福太多了。

当年数小时的路现在只需十几分钟

大杨树镇地处大兴安岭南麓,是鄂伦春、达斡尔、鄂温克等少数民族聚集地。由于高考考点必须设置在旗(县)所在地,因此大杨树镇考生每年都必须到135公里外的阿里河镇参加高考。

考生们在大杨树站前合影。通讯员 张学鹏 摄

一审判决后,检察院认为李某主观上具有过失,且拒不停车的行为与被害人重伤的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对本案提起抗诉。

2.被告人李某不具有阻止被害人自行跳车的可能性。被告人李某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其与邓某之间形成了承运关系,其对乘客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但不能片面强调司机对乘客的义务,而忽视了乘客亦负有支付车资的义务。

经鉴定,邓某跳车后导致的损伤程度属重伤二级。次日,李某接到交警部门通知后自行到案接受处理。对此,白云区检察院指控认为,司机李某的行为应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法院依法判处。李某说:“我并不知道邓某跳车了,是另一名乘客告诉我才知道,知道后没有马上停车处理是因为怕停车后,两名乘客一起打我,于是便行驶一段路后停车。他们态度很恶劣,还喝了酒……”

按照穆帅的意思,每场比赛,他都在试图拼出一个理想的阵容,而每个球员就是拼图中的一小块拼板,是否采用,要看他能否与该场比赛所需要的整体拼图相适合。

李某选择不停车的原因,是因为邓某不支付车资,并在报警未能有效维护自己权益的情况下采取的私力救济行为。邓某通过拍打车窗要求停车未果的情况下,其打开车门自行下车,被同行的朋友予以制止,与此同时李某亦反锁了车门。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章程 通讯员云法宣

实际上是被害人邓某自己的跳车行为将自己处于危险状态,即使邓某处于醉酒状态,其认识和判断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有所降低,但仍可以预见强行跳车可能会造成受伤甚至死亡的后果。被告人李某的言行并未对邓某产生精神上的强制,被害人可以自由选择跳车或者不跳车,故被告人李某的行为与被害人的重伤结果之间不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那时候因为路程远,学生都是寄宿在学校,衣食住行都是老师帮我们张罗,父母因为忙着农活很少能顾及。我9岁就已经开始在校住宿了。那时候我们这边的老师真的很辛苦。”李佰芳清晰地记得,2003年高考时间首次从7月改为6月,她本做好了和学哥、学姐们一样坐着大客车周转数小时,然后换乘火车到阿里河镇参加高考的准备,可就在考试前夕,全国首趟高考列车开通的消息传到了镇上、传到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