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女儿和103岁妈妈开启24小时陪伴式养老

“我认得你,你是我女儿”

82岁的女儿和103岁的妈妈开启24小时陪伴式养老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燕窝垸村位于大别山腹地南麓,因三面环山、形似燕窝而得名。一条长12公里的山谷里,沿线有6个贫困村,48个村民小组,1392户5630人,其中贫困户411户1277人。过去的燕窝垸村因为穷、乱、差,被戴上了一顶“厌人垸”的帽子,小伙娶不上媳妇,姑娘嫁不出去。村民在泥土里扒食、汗水里挣钱,种粮是主要生产方式,经济效益低,遇上旱涝灾害,收入就没保障。

2018年,罗焕莲的母亲去世。在最难过的时候,钟满桃给了她很多陪伴和安慰。

护理员小红称,罗焕莲性格比较内向,因为生活习惯上的不同,有时候会和同房的长者发生小矛盾。每次都是钟满桃去帮她沟通,并不停地劝导和安慰,每次都能让罗焕莲破涕为笑。

这一切,土生土长的徐志新看在眼里急在心上。2010年,在外打拼多年,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的徐志新响应国家号召,回到燕窝垸村“返乡创业”,精英律师变身第一书记,带动乡亲父老脱贫致富。“逢山修路,遇水架桥”,徐志新结合当地实际,在燕窝垸村打造“燕儿谷”,通过“联合党建、联合决策、联合规划、联合办公、联合投资、联合环保、联合创业”,公司联合村党支部组建成立了全县第一个村级组织和非公有制企业联合党支部——罗田县燕儿谷联合党支部,实现村与公司互利共赢。

2014年12月燕儿谷顺利通过了国家AAA级景区创建验收,仅仅3年的时间,燕窝垸村就完成了蜕变,荒山成花海,崎岖变坦途。2016年底,燕窝垸村通过了“户脱贫,村出列”的初步验收,成为国务院扶贫办、国家旅游局确定的“国家旅游扶贫试点村”。

一对“不是母女胜似母女”的老人

金秋来,重阳到。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如约而至。自古以来,中国人对重阳节就有着特殊的感情。时至今日,它也成了颇有人情味的节日——敬老节。

2018年6月,徐志新在燕儿谷组建湖北首个乡村工匠学校,面向全市发出“九佬十八匠”招募令,优先录用偏远山村的贫困匠人,并吸纳困难村民做学徒和帮工。工匠学校不仅能为工匠们提供免费的工作场所,每月还给他们发3300元工资,出售的产品另有提成。徐志新介绍,工匠学校占地约1500平方米,集传统工艺传承、工匠精神弘扬、乡村振兴产业化、非遗文化展示等功能于一体。两年时间里,30余位能工巧匠纷纷加盟。

2006年,罗焕莲住进了黄埔区老人院,和她的亲生母亲一起养老,而麦柳贤依然会来看望她。不久,钟满桃也住进了黄埔区老人院。那段日子里,罗焕莲不但和妈妈日夜相伴,还有钟满桃和麦柳贤的关爱,日子过得很温暖。

用徐志新自己的话说:“离开故乡是为了改变自己,回到故乡是为了改变父老乡亲贫困的生活。村里变美、农民变富,让我特别有成就感。虽然这几年带领乡亲们脱贫办企业,工作强度大,青丝变白发,但我甘之如饴!”

原来,麦姨退休后曾找过保姆,后来身体状况不太好,保姆无法日夜照顾,生活上出现了困难。去年,麦姨住进了广州心慈养老院,开启了和妈妈最幸福的养老模式——24小时陪伴式养老。

在颐和养老豪廷公寓里,也有两代人住在同一屋檐下。高叔和自己的父母2014年和2015年先后入住公寓,一是为了更好地照顾自己的父母,二是可以在养老院找到志趣相同的伙伴,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wshoscored》盘点了范德贝克加盟曼联后的英超比赛,对阵水晶宫替补出场23分钟,打进1球;对阵布莱顿,伤停补时才出场;对阵热刺出场23分钟;对阵纽卡出场14分钟;对阵切尔西,未出场。

在养老院里,经常可以看到护理员各自推着两位老人家,一起做操,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

曼联名宿加里-内维尔在天空体育的直播中也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说:“曼联花了这么多钱买了范德贝克,索尔斯克亚对他的使用像个迷。他现在坐在那里,一定在想‘我到底在这干吗?’”

黄金好和黎瑞爱是母女俩,同住在友好老年公寓。妈妈黄金好今年89岁,女儿黎瑞爱今年63岁。妈妈因年老,有点耳背;女儿因疾病在年轻参加工作时视力逐渐下降,后来眼睛完全失明。

如今的燕窝垸村,不仅有了中国最大的茶梅基地,还建成了燕归园、茶梅小镇、茶梅园、苗圃基地、梅岭、玉兰园、桂花冲、樱花园等一大批特色苗木基地,配套新建了农家旅馆12家、农家乐45家、旅游观光服务站点10处,观光旅游风生水起,以休闲养老观光研学教育为方向的全产业链逐步形成,“农旅”“农文”“农养”“农教”等多种业态融合发展、互促互进、全面开花。有了旅游的带动,村民说同样是种地,过去种的是口粮,现在种的是商品。

这母女俩虽然都是工人岗位退休,但是都热爱生活,喜欢烹饪。黎瑞爱平日里喜欢听音乐、听小说;黄金好喜欢听粤剧。母女俩虽然住在不同的房间,但都在同一单元上下楼。妈妈每天一大早吃完早餐,就会下楼去女儿房间约女儿一起去外面散步、买菜,偶尔也一起在友好餐厅喝茶。

高爷爷身体较差的那段时间,高叔都是24小时照顾爸爸,包括高爷爷的更衣、排便处理、服药以及接受高爷爷的不断使唤。即使有护工照看,高叔依旧每晚在高爷爷床边搭床睡觉。

公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新冠肺炎疫情前,许多生活能自理的长者都喜欢自己溜达着出去买菜,或乘坐公寓免费中巴外出购物、喝茶。许多长者买来菜后就回到房间自己做简单可口的饭菜。目前因为疫情防控,很多长者都不出院门,戴着口罩约菜老板送菜到公寓门口交易。

高爷爷自从身体变差后,性情也开始有所转变,变得很啰嗦,高叔嘴上说不要理高爷爷,却默默为他做事,一边干活一边回应高爷爷的呼唤。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高叔都在父母当月的生日会当中,主动向社工提出申请,希望可以通过表演为父母庆祝生日,并且现场送上鲜美的花束。

直白点说,从赛季至今的出勤率看,范德贝克完全就是个替补,而且是很边缘化的替补。虽说因为位置限定,范德贝克可能无法成为曼联的常规主力,但联赛踢了6轮,一次首发机会没捞到,如今连替补的机会都没了,确实让人无法理解。索帅宁愿用状态更差的球员,也不给范德贝克机会,曼联花钱做这买卖,着实显得有些奢侈和离谱。

在院内的每一个角落,都能看见她们母女俩手拉着手,或相互挽着手臂,亲亲热热,有说有笑,天天如此,让许多老人和工作人员羡慕不已。所以大家都说,妈妈是女儿的眼睛,女儿是妈妈的耳朵,还是妈妈的贴心棉袄。

在广州,各大养老机构近日都给老人们举办了各种敬老爱老活动。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有不少家庭是两代人一起入住同一家养老院。

麦姨特别喜欢追剧。回到房间,她还会跟妈妈说说剧情,尽管她知道妈妈听不懂,但她还是喜欢和妈妈絮叨一下;自己吃水果的时候,也会很细心地把一小块递到妈妈的嘴里,和妈妈一起分享;还会随口问一句:“好吃吗?”麦姨喜欢和妈妈唠家常,她每天都会问妈妈“东平(陈婆婆的孙子)是谁啊?”“你女儿叫什么名字啊?”而陈婆婆有时候也会回答说:“我认得你,你是我女儿。”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在场的人忍俊不禁。在记者的眼里,她们其实不像母女,更像姐妹。

状态奇差的詹姆斯获得了首发机会,还未恢复最佳状态的博格巴也捞到了替补出场的待遇。刚刚恢复训练的卡瓦尼和伤愈复出的格林伍德也都有替补出场的时间。没什么伤病,状态也很好的范德贝克此役连替补都成为了奢望。对于期待荷兰人表现的曼联球迷而言,这无疑有些遗憾。

当麦姨知道记者是来拍照时,非常开心,细心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当护理员帮助她穿上一件干净整洁、米黄色的马甲时,她才羞涩地对着镜头笑起来,嘴里还不断地说:“谢谢你们来看我们这些老人家。”

自从高爷爷意外摔倒,身体每况愈下,近一年来,基本无法与人交流,肖奶奶的视力不佳,所以也无法照顾高爷爷。

范德贝克英超出场机会少的可怜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欣

103岁的陈洁贞婆婆,和82岁的麦淑霞阿姨,已经一起在广州心慈养老院生活了一年,她们每天同吃、同住,日日夜夜,互相守护。

或许,世间最动人的画面,就是“我”已变老,但还有妈妈的陪伴。“等我也像妈妈那样活到100岁时,你们要再来看我们。”采访尾声,麦姨和记者定下了这样的约定。

世间最动人的画面,就是“我”已变老,还有亲人的陪伴。在养老机构相伴度过晚年,正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妈妈在哪儿 哪儿就是家

“她很容易哭鼻子,我经常劝她。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要自己想开点。”开朗豁达的钟满桃这样说道。“以前是阿桃婆婆的女儿照顾我,现在阿桃婆婆又天天陪着我、开导我,她们对我太好了!”性格文静的罗焕莲每每说到这些,眼眶总是红红的。

在黄埔区老人院里,钟满桃和罗焕莲这一对“不是母女胜似母女”的老人,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罗焕莲和钟满桃的女儿麦柳贤从年轻时候就是工友。罗焕莲年轻时意外受伤,无法行走。从此,麦柳贤就担当起照顾罗焕莲的责任。不但每天照顾她的生活,还经常带她去喝茶。

工匠学校已经带动了多个相关产业的发展,包括中小学研学项目、乡村旅游、培训等。目前,工匠学校二期的建设也已启动。据统计,从成立至今,工匠学校年接待游客28万人次,手工艺品销售额高达200余万,为附近村民直接提供就业岗位46个。

乡村正在越变越好,但徐志新意识到“只种花种草没有竞争力,拼规模是拼不过的,要拼就得拼文化”。腹有诗书气自华!“无中生有”的燕儿谷要想发展必须要抓住文化做基础。于是燕窝垸村独有的“九佬十八匠”应运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