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强降雨7月10日后将逐步减弱

南方强降雨7月10日后将逐步减弱 多省市调高防汛应急响应等级 各地积极展开救援行动

近日,国内多地出现强降雨,据中央气象局7月6日消息,未来四天,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等地强降雨仍将持续,10日后降雨带将向北推进。受降雨影响,多地群众出现被困等情况,各地救援力量也纷纷展开救援行动。

巅峰神话“一米柜台”走出亿万富翁

2017年1月,华强北重新开街,改装后的华强北变得时尚、洋气,而华强北的商业生态也在悄然发生变化。重新开街的华强北重振旗鼓,积极探索了“商圈化运营”、“双创”、机器人、卖矿机等转型的道路。而最近,华强北转型做美妆小火了一把。

“华强北最国际化的时候,大概是10年前山寨机最鼎盛时。走在华强北的街上,到处是老外,迪拜、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沙特……中东和东南亚的人特别多,非洲的也很多,南美相对少一点。”一名长期在华强北的工作人员回忆起当年的街道景象。

在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里,来自德国的汉斯正操弄着他的新发明。若干年前,他因一次偶然机会来到华强北,走进华强北的瞬间,他被数量庞大的电子元器件深深地震撼了。

面对时代剧变,华强北就像一个嗅觉敏锐的巨人,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上,不断探索着前行方向。“双创”、无人机、比特币、5G、美妆……当每个风口来临时,华强北都牢牢抓住,发挥其野蛮生长的力量和商业智慧。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深圳市城市建设规划委员会在华强北一带规划了一片以电子工业和来料加工为主的工业区——上步工业区。随之,一大批企业涌入,包括华强在内的一批“华”字头电子企业和一百多家合资企业纷纷入驻办厂,生产袖珍收音机、录音机和电子表等当时国人眼里尤为新奇的物件,并经由深圳进入全国千家万户。

广东8例,5例来自沙特阿拉伯,2例来自菲律宾,1例来自阿联酋;当日广东还新增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24例。据广东省卫健委通报,上述病例均在入境口岸或隔离点发现,入境后即被隔离观察。

如今,明通美妆城已成为华强北最为火爆的美妆市场。“我们去考察了其他城市做美妆的市场,发现都没我们做得大。”明通市场相关负责人介绍,明通目前做美妆的档口有1600—1700个,很有可能是全国最大的跨境美妆批发市场。

16日中国内地新增22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由广东、云南、上海、陕西、四川、福建、山东报告。

16日中国内地新增确诊病例均为境外输入,自7月16日新疆报告本次疫情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首次实现本土病例零新增。在此之前,中国内地从7月6日至15日连续10天无新增本土确诊病例。

到2014年底,华强北电子专业市场已发展到28家,总营业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日均客流50万人次,电子类产品年销售额达1000亿元以上。

云南4例均为印度尼西亚入境同一航班乘客;上海3例分别来自俄罗斯、英国(经俄罗斯转机)和新加坡;陕西3例分别来自哈萨克斯坦(1例)和新加坡(2例);四川2例来自埃及和印度尼西亚;福建和山东各1例,均来自菲律宾。

随着华强北入驻企业越来越多,市场逐渐出现“散、乱、低”的问题,为发挥企业集约化效应,1986年,我国第一家电子集团公司——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成立,整合了100多家分散的小电子企业,形成一个强有力阵容。

而将华强北不断推向繁荣的,是不断更新换代的数码产品和电子元器件。从上世纪90年代的BB机、大哥大到电脑、VCD、DVD、数码相机、摄像机、MP3、手机,均给电子市场带来巨大活力。华强北也从单一的电子元器件市场逐步发展成集电子元器件、IT数码产品、手机通信产品及相关配套产品为一体的综合性电子专业市场。

但好景不长,在“山寨手机”风生水起时,“三打两建”工作力度加大,“山寨手机”失去了滋长的温床。同时,电商的崛起也给华强北传统商铺带来巨大冲击。加之2013年,地铁建设需要,华强北路主干道连续3年多封闭施工,给商圈带来重创,华强北发展的步伐突然慢了下来。

为加强对进口冷冻肉制品和水产品的疫情防控,深圳市疫情防控指挥部17日发布公告称,从2020年8月18日起,深圳市设立进口冻品集中监管仓。从深圳各港口码头提柜离港并在深圳储存、销售、加工的进口冻品,在储存、销售、加工前须进入集中监管仓进行外包装消杀和抽样核酸检测。进口冻品抽样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所对应批次的进口冻品按有关规定作无害化处理。

日前,中国内地多地出现进口冷冻食品表面或外包装核酸检测阳性案例,其中包括深圳龙岗区冷库3个巴西进口冻鸡全翼产品样本阳性。14日,深圳盒马鲜生超市一名员工在返回广东陆丰老家后确诊,随后其3名家属和2名同事核酸检测阳性,也被怀疑与超市进口冷冻食品有关。(完)

本报讯(记者 刘艺龙)7月6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应急管理部获悉,近日,应急管理部会同自然资源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气象局等部门对2020年上半年全国自然灾害情况进行了会商分析。

进入21世纪,一家台湾企业提供一体化芯片解决方案,有了芯片,厂商只需加上电池、外壳和部分定制零部件,就能生产一台手机,这极大地降低了手机的生产门槛。于是,华强北许多商户打起了“山寨”手机的主意。许多资本纷纷涌入,市场一时火爆难耐。

与此同时,明通的档口价格又迎来了火爆上升时刻。巅峰时期,华强北一平方米的柜台转让费要30万元。一名今年6月份将其在明通的档口转让出去的商户称,他前脚刚以70多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别人,才过了3个多月,他的档口竟然涨到了100多万元。

然而,无论市场如何风云变幻,华强北“电子”的根基依旧不变。“华强北第一天是做元器件的,到今天还是在做元器件,做元器件的没有人转行。”程一木说,“华强北依旧是全国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市场,那个大家一想到要买配件就必须要去的地方。”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中央气象局了解到,近期强降雨区域高度叠加,生活在强降雨所在地区的居民要谨防持续性强降雨可能引发的山洪、地质灾害、城乡积涝等。另外,考生及家长一定要及时关注最新天气预报预警信息,合理规划出行路线。

(参考资料:纪录片《解码华强北》)

两年后,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更名为“赛格电子集团”。赛格电子市场此后经历了五次扩容,发展至总经营面积近60万平方米,商铺3000余个。经营产品涵盖电子元器件、电脑整机及配件、智能产品、手机通讯产品及配件等几大类、数十万个品种,解决了深圳乃至全国电子企业产业配套的问题,从此拉开了华强北成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序幕。

据荆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消息,受强降雨影响,目前荆州市江河湖库水位快速上涨,长江监利段、荆南四河部分堤段超警戒,长湖超警戒、且水位在继续上涨,洪湖将超警戒,防汛抗灾形势严峻。根据目前全市汛情灾情,符合《荆州市防汛抗旱应急预案》中有关启动Ⅲ级应急响应的条件,市防指决定于7月6日11时,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由Ⅳ级提升至Ⅲ级。

消防员驾皮划艇转移受困群众

与这繁荣业态“共生共荣”的,是在华强北奋斗的年轻人。据统计,从华强北走出的亿万富翁有50多个,其中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神舟电脑的创始人吴海军、TP-LINK路由器的创始人赵建军、豪恩声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丽等。

1979年12月,中央到深圳实地考察,谋划在深圳发展国防工业、并助推特区建设。考察完毕后,部属企业纷纷发兵深圳,开始安营扎寨进行大拓荒,从给外商穿表带、组装收录机的方式赚取手工费起步,积累第一桶金。

1998年7月,与赛格一街之隔的华强电子世界一期开业,占地3.88万平方米。华强北电子市场开始出现赛格、华强双雄并峙的局面。

经核定,上半年,全国自然灾害以洪涝、风雹、地质灾害为主,森林火灾、地震、干旱、低温冷冻和雪灾等也有不同程度发生。各种自然灾害共造成4960.9万人次受灾,271人死亡失踪,91.3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9万间房屋倒塌,78.5万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6170.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812.4亿元。

16日,新疆、大连均无本土确诊病例报告,这是新疆在本次疫情中首次实现零新增,是大连连续第11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从8月9日至16日,中国内地日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连续8天达到两位数,现有确诊病例(202例)也再次突破200例,其中近8天新增病例(166例)占82%。

凌晨两三时,明通依然灯火通明,快递小哥正快速打包化妆品包裹;晚上9时许,明通仍人声鼎沸、人潮如织,像极了当年华强北兴旺时的场景。目前看来,美妆市场的转型让华强北开始逆风翻盘,但华强北能否依靠美妆再造神话,仍值得我们期待。

“我们就在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小草棚里首先搞生产,建立第一条生产线生产录音带。如果没有开头装手表带、装收录机,10块钱一台、8块钱一台地赚,后面根本什么戏都唱不起来。”原中电深圳分部总经理周志荣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讲述初到深圳,面对杂草残塘时的艰难起步。

乌鲁木齐市官方17日表示,确诊病例零增长不等于零风险。当前疫情防控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仍有一定的不确定性。目前乌鲁木齐还有126名无症状感染者,以及9000余名密切接触者尚在接受集中医学观察,不排除未来几天仍有新增确诊病例的可能性。

降雨还将持续到本周五

近一月来中国内地本土确诊病例首次零新增

40年前,华强北只是深圳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地方,荒草丛生、黄土飞扬。然而,上个世纪70年代,全球制造业从美国、日本等国向外转移,借助这一契机,华强北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华强北,这个占地1.4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在当时创造了4项全国第一:电子专业市场经营面积第一,经营电子产品品种型号第一,市场销售额第一,市场辐射影响力第一。华强北也由此被赋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成为珠三角乃至中国电子行业的“窗口”。

同时,“一柜暴富”的神话在这里轮番上演。一米柜台一天卖出30万元货物、档口老板一天收入数百万元……种种说法不绝于耳,华强北俨然成了财富的代名词。“当时,在华强北拥有一个柜台,就是财富的象征。”华强电子世界总经理陈俊彬曾这样概括。

当时的人们,以拥有缝纫机、自行车、手表、收音机“四大件”作为富裕的象征。而华强北作为全国60%收音机的生产地,一时间吸引了众多投资商前来办厂。

多地提高防汛应急响应等级

新疆不排除仍有确诊病例可能 大连疫点疫区环境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中国财政部17日发布通知,要求中央执收单位切实履行教育收费管理主体责任。按非税收入收缴管理制度收取的2019-2020学年教育收费,按规定因疫情原因需办理退付或抵扣手续的,应于2020年8月31日前完成。

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成立后,为解决计划经济下进口元器件受阻碍的问题,借鉴日本秋叶原电器市场的做法,深圳电子集团设立了中国第一家电子专业市场——赛格电子器材配套市场(赛格电子市场的前身)。

大连市卫生健康监督中心当日介绍称,“7·22”疫情发生后,大连市迅速组建了30支现场消毒队伍,累计对本次疫情涉及的442处疫点疫区进行了终末消毒,各地区对本辖区内的疫情发生区域终末消毒后的环境进行了核酸监测,截至目前,环境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官方要求8月底前完成防疫期间教育收费退付 深圳设进口冻品集中监管仓

强降雨给很多地方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影响,并威胁他们的安全,各地也纷纷展开救援行动,7月6日,安徽宣城宁国市胡乐镇胡乐老街被洪水完全淹没,水位达到腰部位置,现场水流湍急。消防员驾驶皮划艇,挨家挨户搜寻被困人员。其中一名老人腿部有伤,无法行走,消防员从家中围墙上将老人转移到皮划艇上。历时5个小时,将16名被困群众成功转移到临时安置点。

在华强北可以更快、更便捷、更便宜地获取产品研发所需的硬件,成了国际创客络绎不绝的重要原因。据闻,从华强北电子市场的楼上走至楼下,拿到的零件可以组装成一部手机——华强北作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名声响彻海内外。40年来,这里不仅成为创客的“硬件天堂”,更是电子行业的“晴雨表”和“风向标”。

“在这里,我用3天时间,就能找到所有我做产品原型的零件。而如果在欧洲,至少要耗费2周的时间,价格还要贵上10倍!”于是,回到德国的他,立马寻机再次回到华强北,并开始扎根创业,无人驾驶、可穿戴设备、灯光控制器……他“玩”得不亦乐乎。

2018年,明通数码城主动寻求突破,在拿出部分柜台试验不同产品后,发现了美妆的商机,便开始整体转型做跨境美妆。很快,紫荆城、曼哈、远望、女人世界、龙胜、通天地纷纷效仿加入美妆阵营。

挑战与重生山寨落幕 探索不断

造成271人死亡失踪

截至16日24时,中国内地现有确诊病例612例,累计治愈出院79603例、死亡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4849例。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5010例(香港特别行政区4480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台湾地区484例)。

截至16日24时,在本次疫情中,新疆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6例,其中累计治愈出院448例、现有确诊378例;大连累计确诊92例,其中治愈出院64例,在院病例28例。

回望滥觞作为前身的“上步工业区”

7月5日,贵州遵义正安县突降特大暴雨,乐俭镇长兴村发生山体滑坡,有5名群众被困,年纪最大者81岁,从乐俭镇到长兴村6.4公里的村路完全被阻断,救援人员携带救援装备劈山开路徒步赶赴现场,历经4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抵达救援现场。在山体滑坡导致的巨大泥坑里,消防救援人员用门板、木梯搭成浮桥,用救生绳做防护链,一步一步将5名被困老人转移至安全区域。消防员在返回途中又遇三名被上涨的河水围困在对面坡上的群众,利用救援绳横渡,将被困群众解救。

“当时一个铺位的申请表,从楼上办公室拿到楼下街上,居然能卖5万块钱。”深圳市电子商会会长程一木回忆道,当市场发盘时,华强北人气旺得需要动用警员维持秩序。

中国国家卫健委17日通报,16日中国内地新增确诊病例22例,均为境外输入,累计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300例。当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37例,转为确诊病例1例,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351例。

现有境外输入确诊病例破200 逾八成为近8天新增病例

据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介绍,此轮强降雨主要影响长江中下游地区,而这次强降雨影响的范围很大、持续的时间也很长,不过此轮强降雨预计在7月10日以后开始逐步减弱,在近期尤其要注意降雨所带来的城市内涝等影响。

与此同时,其他很多省市也调高了防汛应急响应等级,浙江省也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7月6日14时,杭嘉湖东部平原河网全面超警戒水位,嘉兴站2.02米,超过保证水位(1.86米);东苕溪瓶窑站水位6.71米,超过保证水位(6.66米)。6日,浙北地区阴有中到大雨,其中杭州西部北部、湖州、嘉兴部分暴雨,个别大暴雨,杭嘉湖区、东苕溪瓶窑水位将持续超保。根据《浙江省防汛防台抗旱应急预案》,浙江省防指决定于7月6日14时30分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文/本报记者 付垚

随后,远望数码城、赛博数码城、太平洋安防市场、都会电子城、新亚洲电子商城、中电电子市场、明通通信市场、桑达电子通信市场相继登场,华强北走进了群雄争霸的黄金时期,电子专业市场这一新兴商业业态已遍地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