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美借疫情“起诉”中国权威专家炒作和表演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疫情防控形式严峻。然而此时,国际上仍有一些人试图抹黑中国。据外媒报道,4月4日,非政府组织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AIBA)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Complaint),要求中国赔偿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此前,美国也有律所借口疫情起诉中国,要求中国政府赔偿。

这到底是哗众取宠的闹剧,还是利用司法转移视线?面对这些假法律之名来抹黑中国的行为,我们该如何应对?6日,人民网强国论坛记者连线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李兆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和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俊响。

祥源控股集团文旅事业群副总经理、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虞卫宁说,目前,凤凰古城公司作为凤凰县域内文化旅游产业的龙头企业,将结合集团在大湘西板块的深远布局,全力配合凤凰县政府方针政策,助力疫后凤凰县域文化旅游产业的全面复兴。

一家名为GreatGameIndia的网站宣称,4月4日,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会长艾迪思·阿格瓦拉代表国际法学家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The 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赔偿,理由是“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而造成人类灾难。

戛纳影展组委会表示,在与法国业界开会后,业界认同戛纳电影节是电影业的重要支柱,必须通过各种方式让2020年戛纳电影节成为现实,并着重提及了戛纳电影节、戛纳电影市场及平行单元导演双周、影评人周、ACID的重要性。组委会希望能够就2020年戛纳电影节的形式进行及时沟通。

针对所谓的“国际法学家协会”会长艾迪思·阿格瓦拉提交的文书,毛俊响告诉记者,该申诉不是一份严谨的法律文书,且关键事实证据来源于纽约时报(The NewYork Times)、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体报道,对行为和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毫无逻辑可言,且申诉不符合人权理事会申请程序受理来文的标准。“而且即便人权理事会申诉程序受理了该项申诉,人权理事会也没有职权作出所谓赔偿的决定。”

如何应对披着法律外衣的抹黑行为?以事实为依据

记者梳理发现,所谓的“国际法学家协会”与另外一家权威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简称相同,均为“ICJ”。柳华文告诉记者,外网报道中提出申诉的机构,国际法学家协会没有官方背景,其英文名称与另一较为权威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法学家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相似,极易造成混淆,有点蹭热点的嫌疑。

《动物之森:新地平线》将于3月20日进行首次更新,游戏也将在同天登陆NS平台,敬请期待。

美国借疫情对中国提起诉讼的行为,在国外也引起了讨论。据外媒报道,美国国际法学者基梅纳·凯特纳日前发文表示,任何对外国主权豁免法有实际工作知识的学者或从业人员,只要看一眼关于这些诉讼的头条新闻,就会立即评估出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的基础。

金灿荣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是全人类的公敌,科学上尚未找到病毒来源,就有人来指责中国,这对全球抗击新冠疫情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现在各国应合作,而不是挑拨离间。”

柳华文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比较粗糙的抹黑、制造新闻热点的事件。“应该是有人冒用有关组织,甚至通过假造一些组织来做假的所谓的申诉。报道中所附的申诉书篇幅很短,没有什么申诉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另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致力于促进人权交流与合作的政府间多边机构,没有审判的权力,媒体上所谓诉讼、裁判或者赔偿的提法无从谈起。”

平遥国际电影展是继上海电影节、长春电影节、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丝绸之路电影节之后,第五个获得国家批准的国际电影展。

柳华文说,这些所谓的集团诉讼,包装都比较粗糙,法律根据、论证也比较浅,实际上是一种炒作和表演。“美国后来有的诉讼撤诉了。在国内对外国政府进行诉讼在法律上还是很困难的。根据美国的国内法《外国主权豁免法》也承认主权国家豁免的原则。”

此前,多伦多电影节的负责人曾表示,他们“线上和线下的选择都在考虑,因为不确定9月份时还会不会允许群体聚集”。每年多伦多和威尼斯电影节的举办时间都略有重叠,今年多伦多电影节将于9月10日至20日之间举办。

凤凰古城历经1300多年雪雨风霜的侵蚀,古城风貌犹存。凤凰供图

3月初,北京国际电影节官方账号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公告称,原定于4月下旬举办的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因疫情延期举办。电影节组委会将密切关注疫情防控进展,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及早确定发布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举办日期。

对此,柳华文表示,这种诉讼主要是为炒作和制造舆论,污名化中国,进而转移国内矛盾,并没有法律意义。“从国际法角度上看,一个国家只要没有国际不法行为,就不需承担国家责任,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中国没有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责任。”

金灿荣也表示,从国际法角度来讲,这些所谓的集团诉讼是表演,因为用美国的国内法制约中国政府是不现实的。“佛罗里达一个小的律师事务所,从它的角度来讲,最大可能就是打名气,市场行为。” 金灿荣说。

美国律所对中国政府发起集体诉讼?别有用心!

凤凰县人民政府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部长龙金明致辞。凤凰供图

非政府组织提起申诉要求中国赔偿疫情损失?蹭热点!

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将于6月13日至22日举行,目前暂无延期消息。此前,上海国际电影节曾因2003年的非典疫情取消了一届。

毛俊响认为,在疫情发生后,中国在控制和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切实履行了国际义务。“在中国出现疫情之后的两个月内,一些国家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导致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失控。这种情况下,倒是真要考虑这些国家是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动物之森:新地平线专区

面对当前国际上一些国家假借法律之名,实际上企图污名化中国的行为,如何应对?柳华文认为,中国要坚持主权国家豁免的原则,对于这种诬告滥诉的行为,该澄清的澄清,该驳斥的驳斥。“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各国都应以国际法为基础开展工作,而不是随便地评判、裁判其他国家应对疫情的法律责任。同时,尊重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声音,而不是道听途说,任意、任性地对其他国家进行指责。”

原定于今年9月2日至12日举办的威尼斯电影节,暂定9月如期举行,并且不可能改成线上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不会被线上活动所取代”,电影节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是有可能在某些方面借助科技的力量,但现在做决定还为时尚早。”

毛俊响表示,现实中,一国承担保障健康权的义务,但是一国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做到避免任何传染病的发生和蔓延。不能把出现任何传染病疫情造成的损失,都视为是缔约国违反了义务。

4月14日中午,导演贾樟柯宣布,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将于10月10日如期开幕。贾樟柯说,“谢谢各界朋友对平遥电影展的关心。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计划于2020年10月10日到10月19日举行,目前筹备进展顺利。在此困难时刻,我们的策展、选片、设计、物料制作、活动统筹及商业合作等工作仍然在有序进行,谢谢各位合作伙伴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的支持。我们会为如期开幕,继续做好我们能做的工作。”

不过,金灿荣也提醒,美国习惯长期用国内法来长臂管辖,虽然制约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是无能为力的,但限制公司或者个人有可能走得通。

李兆杰也表示,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根本就不是一个政府机构,所以,不可能把中国告到国际法院或者人权理事会。而且,其行文逻辑不通,诸多细节与法律常识不符。

凤凰县文化旅游广电局局长唐小平透露,为提振疫后旅游行业信心,激发旅游市场发展“新活力”,凤凰县出台了《凤凰县旅游发展优惠政策》,打出所有景区(点)对全国医务工作者免费、对游客送房、赠票、奖励等八条措施政策“组合拳”,以尽快消除疫情对其旅游行业的影响,继续唱响“神秘湘西天下凤凰”文化旅游品牌。

“全县景区开放后三个月内,凡是在新媒体平台(抖音、快手、微博、微视、微信等)发布宣传凤凰文化旅游的原创作品,达到一定观看次数或点赞数的,给予奖励。”唐小平说,宣传作品观看次数或点赞数达10万次的前300名各奖励300元,达100万次的前50名各奖励2000元,达500万次的前5名各奖励20000元,达1000万次的前4名奖励50000元。(完)

携程集团政府合作及市场拓展总经理张旭表示,凤凰是首批中国旅游强县,山川秀美、人杰地灵,旅游产业基础扎实。携程将发挥自身优势,为凤凰县持续吸引优质目标客群,助力凤凰县文化旅游行业在疫情稳定后全面复苏。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出巨大努力,为全球抗击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然而美国一些人仍试图抹黑中国。据美国《棕榈滩邮报》报道,佛罗里达州一家律师事务所13日宣称对中国政府发起集体诉讼,要求中国政府赔偿数十亿美元。该律所在起诉书中称,“中国政府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危险且可能导致全球大流行,但行动缓慢、逃避问题,还为了自身经济利益掩盖疫情”。

据了解,八条措施政策“组合拳”包括:全县景区开放后至2020年12月31日,所有景区景点对全国医务工作者免票,医务人员凭医师证或护士证和身份证办理免票。对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牺牲的医务工作者父母、配偶、子女和表现突出受到省级(含省级)以上表彰的个人及其配偶、子女到凤凰旅游,落地后由政府组织免费旅游接待。

根据美国的《外国主权豁免法》,美国法院尊重其他国家的国家管辖和国家主权豁免,其中有两个例外,一是国家从事商业领域的商业行为,另一个是对美国产生的侵权行为,但侵权行为必须发生在美国管辖范围以内。“中国的对疫情的治理行为是发生在中国国内的,疫情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也并非由中国在美国的行为所造成,因此美国律所提起的诉讼,无论从国际法还是美国国内的法律来看,都没有法律依据。”柳华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