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宇峰套现26亿后操盘教育资本局洪恩教育二度谋求上市负债率高、现金流吃紧

编者按:池宇峰以教育起家,但最先成就他的却是后来创办的游戏公司完美世界。清华毕业后,池宇峰便创办了洪恩教育、金洪恩电脑,只不过后者已被注销。多年后,池宇峰靠完美世界一步步登上资本的金字塔,可随之而来的是,池宇峰一年套现26亿消息的曝出……就在外界怀疑池宇峰减持背后真正目的,池宇峰又计划将洪恩教育推向资本市场。

对于刚刚扭亏为盈,二度谋求上市的洪恩教育而言,不得不考虑摆在眼前的切实难题:近9成的高负债率,以及吃紧的现金流。在池宇峰手中,一张是游戏牌,一张是教育牌,后抓的游戏牌已经打出“完美世界”,而先抓的教育牌洪恩教育又能否延续成为教育领域的完美世界?

教授5年服务期未满,需赔违约金

胡宁称,自己在去年10月份向学校提交了离职申请,被人事处领导要求其在调动报告上必须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并签名,否则难以顺利办理离职手续。去年11月,胡宁正式调离南昌工程学院,在办理调动手续过程中,“在被迫情形下”向南昌工程学院交纳了违约金43.8946万元。

《南昌工程学院人事调配暂行规定(修订)》【南工发2018(41)号】。

9月9日,澎湃新闻就“教授5年服务期未满需赔付违约金”一事致电南昌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党支部书记、宣传部长洪恩强。洪恩强回应,这是国内高校普遍的情况,老师的引进和培养会有服务期的约定,并不是哪一所学校的特殊做法。

2019年11月4日,胡宁接到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发来的《职工调离通知》。该通知显示,经学校研究同意胡宁调离,要求及时办理离校、档案转接等手续,同时称“自2019年11月停发工资及缴纳社保”。

胡宁对于学校这一处理结果并不满意。

从去年6月开始,完美世界实控人池宇峰一年内四轮减持套现逾26亿元。完美世界2016年重组时的股份在2019年6月18日解禁。时间一到,其大股东及实控人池宇峰便迫不及待开始了减持套现。目前池宇峰仍直接或间接持有上市公司37.09%股份,按当前股价计身家仍超过230亿元。

学校人事处根据胡宁近3年年度平均收入195086.9元计算,按照文件的第十四条违约金计算方法“个人近三年内年均收入×未完成服务期时间(年)”,核算出来违约金为:195086.9×2.25=438946元。

9月9日中午,胡宁告诉澎湃新闻,其律师从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处获悉,仲裁结果已出,其全部仲裁请求被驳回。

同年11月28日,胡宁正式调离南昌工程学院。在办理离职手续过程中,胡宁称,他向南昌工程学院交纳了违约金43.8946万元、返还学校为其预交的教职工医疗保险金1754元,被学校扣发了2019年11月工资收入12660元,以及根据博士服务期协议,学校还有48000元的住房补贴尚未支付给他。

“交了‘违约金’后,我当教授这两年多的年均收入只有约4.4万元!比一个讲师还低得多,连基本生活都困难!等于不吃不喝为学校服务了近3年时间。”胡宁说道。

《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 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今年受疫情影响,国内在线教育企业整体逆势增长。Frost&Sullivan报告显示,国内基于内容的辅助幼教市场从2015年的254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11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44.7%,并且有望以32.8%的复合增长率在2024年达到4609亿元。

至于胡宁提出的“学校应该补发其2019年11月的工资待遇12660元,以及返还其被迫交纳的医保费1754元”,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称,校方并不存在扣发胡宁的工资,只是算他在岗的时间计发工资。去年11、12月他不在岗,校方不可能再给他发工资。至于医保费,江西的政策是每年年初把单位部分和个人部分一次性从学校账户上支走,学校会把应该由教师个人承担的医保,从老师的工资里扣除,全体教师都是一样的。

洪恩教育负债率近90% 刚扭亏为盈便二度谋求上市

胡宁称,当时学校人事处领导要求他在调动报告上必须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的字样并再次签名,否则,人事处不会将此报告上报到学校校长办公会和党委会会议讨论,离职手续就难以顺利进行。

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胡宁需赔偿违约金是因为他评定了高级职称,需要增加相应的服务期,而且他当时也签订了相应的协议。至于离职教师为何需要在调动报告上写下服从承诺,上述人员回应称,这是正常流程的要求,所有老师都是这样走程序,没有特别针对胡宁增加任何手续。

触发“中断模式”之后,浏览器会将音频和视频静音,隐藏所有选项卡、面板和其它内容,让整个屏幕显得相当简洁。

公开资料显示,完美世界影视已于2014年12月正式登陆国内A股资本市场;2007年7月,完美世界游戏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因股价长期表现低迷,甚至跌破发行价,于2015年7月退市,并于2016年4月与完美世界影视完成重组,登陆中国A股市场。

洪恩教育此次扭亏为盈或许与其大幅缩减支出费用有关。2020年上半年,洪恩教育研发费用7367.4万元,比上年同期的1.1亿元下降34.9%;营销费用2838.3 万元,同比减少24.7%;一般及行政开支费用1746.4万元,同比减少90.1%。

2019年9月,委培博士服务期已满的胡宁向南昌工程学院校领导请求离职调动事宜,未获得校领导同意。10月中旬,马克思主义学院通知胡宁可以申请调动。10月21日,胡宁正式提交调动申请表和调动报告,经马克思主义学院领导签署意见盖章后送交校人事处。

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经济补偿271177.5元。

胡宁向澎湃新闻介绍,自己是在2003年7月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即入职南昌工程学院(原为“南昌水利水电高等专科学校”),在马克思主义学院任教。2010年9月至2013年6月,胡宁在职攻读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专业博士学位,获博士学历学位。2013年10月,他曾与南昌工程学院签订一份《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约定博士毕业后继续在该校服务6年至2019年6月29日。

有需要的用户,只需点击状态栏左上角的暂停按钮(或使用 Ctrl + 。组合键)。

洪恩教育并非池宇峰第一家上市公司,但却是其最早创办的一家公司。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洪恩教育在当年多媒体教育软件企业中名噪一时。早在2011年洪恩教育就已在谋划上市事宜,当年9月,北京市环保局发布公告称,洪恩教育拟在国内发行股票上市融资,已进入申请上市环保核查阶段。但于2013年洪恩教育撤回了IPO申请,上市计划中途折戟。2013年,齐鲁网曾对滨州洪恩教育培训学校无资质办学、无授权宣传等问题进行报道。有分析认为,在国内政策下,其培训业务对洪恩教育A股上市构成障碍。

最后,Vivaldi 3.3 版本引入了其它一些改进,比如为隐私浏览窗口提供了新的主题界面、可突出现实基础域、可点击地址栏中的部分 URL、以及改进追踪和广告屏蔽体验。

学校人事处对于胡宁申请调离违约金核算情况。

今年6月28日,胡宁向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提交人事仲裁申请,提出以下几项请求:

如已准备好重新投入工作,亦只需点击“继续播放”按钮,然后所有内容都将恢复可见,音视频内容也会重新启用播放。

1、被申请人(指“南昌工程学院”,下同)返还申请人(指“胡宁”,下同)在被迫情形下交付的“违约金”438946元。

胡宁称,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在7月5日通知受理上述仲裁申请,8月10日曾开过庭。9月9日上午,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我们已经在走法律途径了,也在等裁决结果。”

此外,胡宁称,按照博士服务期协议,学校还有48000元的住房补贴尚未支付给他。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则解释道,“虽然他的博士服务期是六年,但实际上这笔住房补贴是按十年发放的,就是需要在这里干满十年。后面他不在我们学校服务了,这笔钱肯定就不会支付了。”

此外在使用一些较为消耗系统资源的应用程序时,暂停浏览器工作可以临时节约一部分资源,尤其在已打开多个标签页、或正在播放视频的情况下。

胡宁告诉澎湃新闻,他是在2016年12月评上教授的,2017年1月开始享受教授工资待遇到2019年10月,共2年10个月,总收入约55.2095万元,赔了43.8946万元,还剩11.3149万元。

《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关于住房补贴发放的规定。

招股书披露,池宇峰为洪恩教育董事长,戴鹏为洪恩教育CEO,王巍巍为洪恩教育CFO。IPO前,池宇峰持有洪恩教育63.6%股权,为第一大股东;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戴鹏持股为7.1%,首席技术官陆文斌持股为3.5%,董事兼首席财务官王巍巍持股为1.4%。

洪恩教育选择在此时上市,或许并不是一个好时机。面对吃紧的现金流、近90%的高负债率、单一盈利模式,未来洪恩教育能否持续实现盈利?池宇峰真该好好掂量一番手中的筹码胜算几何。

9月8日,南昌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胡宁(化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他在博士服务期满后提出离职时,被南昌工程学院索赔违约金43.8946万元人民币,校方给出的理由是:博士服务期满了没有违约,但评上教授的5年服务期还没满,算违约。

“换句话说,我交了‘违约金’后,当教授的这两年多时间的年均收入只有约4.4万元!比一个讲师还低得多,连基本生活都困难!等于不吃不喝为学校服务了近3年时间。”胡宁称,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评上教授和副教授必须要增加服务期,即使增加服务期,学校的违约金也不能这么高,几乎相当于老师一年的收入。

据洪恩教育官网介绍,洪恩教育成立于2016年,让人疑惑的是,十年前的洪恩教育去哪了?经查发现,洪恩教育于1996年推出中国第一个电脑学习软件,1997年进军成人英语领域,2001年将教育产品拓展到儿童教育领域,先后推出幼儿英语教材,洪恩点读笔,并向幼儿园提供系统性教育解决方案,2016年天津洪恩完美未来教育有限公司成立,并推出洪恩识字App,目前洪恩教育分为线上和线下两大版块业务。

但洪恩教育的财务数据依旧不容乐观。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洪恩教育的总资产为2.97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5亿元,应收账款净额4628.3万元;负债总额2.6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9.56%。

胡宁称,自己首先提出了解除人事关系的意向,但在得知学校索要“巨额赔偿”之时,不愿意解除人事关系,双方并没有达成“合意”,因此被申请人单方强制解除人事关系的行为无效。南昌工程学院强迫自己离职,要求自己缴纳巨额“违约金”以及克扣2019年11月份工资的行为违反了相关的法律规定,严重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天眼查资料显示,北京洪恩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目前有5条开庭公告,主要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及租赁合同纠纷,2017年收到北京市海淀区质量技术监督局行政处罚,曾因虚假宣传受到十万行政处罚,2015年还曾因涉嫌擅自从事出版物的出版业务受到行政处罚,执行标的逾19万。

仲裁委驳回胡宁的全部仲裁请求

胡宁对此表示质疑:“我的博士服务期已经完成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赔款?”

此外,2020上半年,洪恩教育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从1136.6万元,上涨到8437.6万元。但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却下跌严重。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从2019年上半年的-94.1万元,下降至-798.4万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从2019年上半年的-763.1万元暴降至-2603.3万元。

游戏大佬靠教育起家 洪恩教育想成为下一个“完美世界”

在洪恩教育团队构成方面,池宇峰是核心团队中唯一最终受益人。而洪恩教育的CFO王巍巍,原为完美世界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9月8日晚间,完美世界发布公告,王巍巍申请辞去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职务,将升任母公司完美世界控股集团董事。就在该公告发布的翌日,完美世界关联公司洪恩教育正式向SEC提交IPO文件,拟于纽交所上市,王巍巍任CFO。

按照上述文件第七条规定,胡宁于2016年12月评上教授,须在校服务期满5年至2021年12月。他于2019年10月正式离职,还有2年2个月的服务期未完成。另按第十四条规定,不足3个月的按1/4年计算,也就是未完成服务期时间为2.25年。

对此,校方却有不同的解释。《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赣劳人仲字[2020]第399号】显示,南昌工程学院对此辩解称,胡宁为了顺利调往省外高校而选择承担违约责任并主动交付违约金,却在校方为其办理调离手续成功调至某大学后,主张交付违约金受到胁迫等理由要求返还。胡宁完全是自身原因主动要求调往省外,其主张学校胁迫、单方面决定解除人事关系完全强词夺理。

当然,这项功能还有其它一些辅助用例。比如在遭到家人或同时的打扰时,也能够一键隐藏浏览器上的相关活动。

根据双方在2013年签署的《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显示,校方为胡宁提供住房补贴12万元,采取分10年按季度发放的方式,每年发放1.2万元。

据《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我国很多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在民政部门登记的非企业法人,不具备上市主体,无法融资及上市,所以很多民营教育都以公司形式进行工商注册,进行海外上市。此前教育培训公司新东方、学而思、学大教育等曾赴美IPO。这或许也是洪恩教育A股上市折戟,二度寻求赴美IPO背后的考量因素之一。

当天,学校人事处相关办事人员告知胡宁,根据其与学校签署的服务期协议和有关人事调配规章制度,先要核算违约金赔款,交纳完违约金后才能办理调动手续。人事处向胡宁出示了核算出来的违约金数额——438946元人民币。

招股书显示,洪恩教育今年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2020年上半年运营利润达584万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达2.73亿元。2018年运营亏损达2206万,2019年运营亏损达2.79亿元。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达564万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达2.72亿元。2018年净亏损为1760万,2019年净亏损为2.76亿元。

5、被申请人返还申请人被迫交纳的“医保费”1754元。

胡宁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并签名。

根据胡宁的说法,考虑到高额的赔偿款,以及女儿还在江西读大学等问题,胡宁当时决定暂不离职。但2019年11月,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回复胡宁称,校领导不同意其留校,要求其尽快办理离校手续。

由于国内上市标准较高,审核过程较长等,不少民办教育培训公司选择香港或是赴美加快资本化步伐。自2006年9月新东方在纽交所挂牌以来,20多家教育企业陆续在美股上市。最近的一次案例是2019年6月,跟谁学成功赴美IPO。从今年2月开始,跟谁学一年被接连遭12次做空,遭美证监会调查股价崩盘蒸发260亿,还面临投资者索赔,此事件多少波及K12教育相关中概股。

3、被申请人补发《服务期协议书》约定的住房补贴48000元。

在招股书中,洪恩教育阐述了自身存在的风险因素,其中涉及在线运营经验、盈利不确定性、部分盈利模式单一,尤其是大部分投资者比较关心的问题,洪恩教育预计在发行后不会派息。例如,洪恩教育过去曾发生净亏损,依靠单一的学习应用程序iHuman Chinese来获得学习服务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投资者必须依靠其ADS的价格升值来获得投资回报收益,或因投资者对ADS的价格升值收益的吸引力降低,导致ADS价格不较低而更不稳定,形成恶性循环。

不满高额违约金,提出仲裁申请

“博士服务期满了没算违约金,是胡宁评上教授后另有5年服务期,还没满。金额数是按《南昌工程学院人事调配暂行规定(修订)》【南工发〔2018〕41号】上有关规定核算出来的。”学校人事处办事人员给出答复。

日前,由澎湃新闻报道的“高校教师离职遭校方索赔”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公众围绕协议合理性和人才去与留的问题展开热议。

池宇峰一边急于减持套现,一边又开始紧罗密布的推进洪恩教育的赴美IPO。可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刚扭亏为盈的洪恩教育能否持续盈利?

2、被申请人补发申请人2019年11月的工资待遇12660元。

至于胡宁提出“学校应该补发《服务期协议书》约定的住房补贴48000元”的说法,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解释道,虽然胡宁的博士服务期是六年,但住房补贴是按十年发放的,也就是他需要在这里干满十年。“最后的四年,他不在我们这里服务了,这笔钱肯定就不会支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