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基金“避坑”指南去年500家失联掌握这五大规律谨防上当

每经记者 李蕾    每经编辑 肖芮冬    

2020年春节之后,市场受到疫情影响,但私募备案产品不仅未减速,反而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据统计,截至2月底今年以来共计备案2294只私募基金,掀起了一轮产品发行热潮。

根据吉林市新冠疫情管控形势,落实疫情严格管理,维护群众生命健康,保障社会公共安全,经市政府研究,现就群众现场祭扫有关事项通告如下:

关于暂停群众现场扫墓祭祀活动的通告

有投资者注意到了这样的预警。黄婷此前购买了一只演唱会基金产品的A份额,到期后却遇上了产品展期。在基金管理人的备案公示信息页面上,她看到该公司被中基协列为“异常机构”,原因是“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或重大事项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引起了黄婷和其他投资人的警惕,第一时间向基金管理人要求兑付方案。

中国银行业协会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引领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信贷支持力度、主动减费让利、及时提供优质快捷高效的金融服务,切实保障广大客户的金融需求,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金融支持。

再来看看这些疑似失联机构管理的基金情况(数据来自清科私募通)。

中国银行业协会表示,疫情发生以来,银行业金融机构积极捐款捐物,截至2月11日中午12点,银行业金融机构捐款17.47亿元,捐赠物资超740万件。此外,针对居民定期存款近期到期情形,国有大行,光大、平安等股份制银行及邯郸银行等城商行纷纷推出定期存款到期自动延期服务,通过减少居民出行次数来助力疫情防控。

最后再来看一个注册资本的统计分布。由于私募基金的管理资本总量并不公开透明,因此我们主要聚焦于这些机构的注册资本,来看看详情:

近年来,私募行业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根据中基协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今年1月,私募基金管理人共有24488家、备案产品82597只,管理着13.82万亿元资金。而在这些基金中,按正在运行的私募基金产品实缴规模划分,管理基金规模在1亿~5亿元的最多,有4569家;其次是0.5亿~1亿元的,共有2375家。

针对吉林市城区新冠疫情形势的新变化,为落实疫情严格管理相关要求,防止人员聚集,有效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经市政府同意,自5月15日起,全市各婚姻登记处暂停办理所有婚姻登记业务,恢复办理时间视疫情防控情况另行通知。

对不起,您想pick的私募已失联

今年1月,中基协公布了2019年私募基金登记备案情况综述,一组关键数据引起了行业的高度关注。首当其冲的便是备案私募管理人数量的停滞。截至2019年底,中基协存续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24471家,较2018年末存量机构增加23家,同比增长仅为0.09%。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主要原因包括两方面,很大程度是资管新规后私募机构募不到钱、募资断崖式下跌,另一方面则是监管对于私募基金备案力度的加大,“动态平衡是扶优限劣的结果,是一种结构性优化”。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失联机构公示只是诚信信息公示的一部分。中基协方面表示,目前已经从失联、异常经营、行政处罚及监管措施以及信息报送异常等方面建立了诚信公示体系,下一步还将继续完善诚信信息分类公示体系。

2019年中基协公布的疑似失联私募名单,分别是从第二十五批到第三十二批。根据记者统计,去掉约30家“二进宫”的机构,涉及的私募共有494家。详细的机构名单我们会在文章最后附上,下面先来看看这些私募的地域分布:

北京某大型VC人士对记者表示,私募机构尤其是较小规模私募的爆发式增长,对行业的自律和监管带来了不小的挑战。“监管通过严格的公示制度和注销制度,对市场进行清理整顿,有利于提示投资风险,并强化全社会对私募行业的约束和监督作用。”

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另一位投资者何兵在上海资聪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聪投资)旗下购买了一只债权类私募产品,而该机构也于2019年1月出现在中基协公布的失联私募名单中。值得一提的是,资聪投资的实控人为徐红伟,正是网贷之家创始人、P2P平台“投之家”董事长。2018年7月,投之家出现“暴雷”,何兵购买的基金也在同期出现了展期。为了维权他开始四处奔走,多次到当地经侦报案。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这只基金骗了投资人1个多亿,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的钱就这样没了,当然想要个说法。”

中国银行业协会表示,受疫情影响,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及一些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企业受到了较大影响。在此背景下,银行业金融机构主动减费让利,下调相关企业贷款利率,与企业共渡难关。

北上深占七成,半数机构备案产品仅一只

不过根据记者查询的数据,资聪投资在中基协共备案了3只私募股权基金,分别为新余睿资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新余创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向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并没有何兵购买的上海创凯。也正因如此,何兵质疑资聪投资涉嫌虚构私募基金诈骗,同时懊悔地表示自己“要是更谨慎一些,多关注监管公示的信息,可能就不会上当受骗了”。

提到2019年的监管力度,多位接受采访的投资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感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趋势。美亚梧桐基金合伙人孙万营告诉记者,监管趋严的这些措施,包括公示失联的管理人等,确确实实对行业起到了明显的净化作用,对于前期一些不规范的资管机构也有着很好的震慑威力。

接下来说几个特殊的情况,也就是出现失联私募概率偏高的地区。概率最高的是辽宁省,登记备案的私募共有73家、失联6家、出现失联机构的概率为8.22%;其次分别是新疆、出现概率7.14%,河北6.72%,吉林6.58%。这些地区共同的特点在于,登记备案的私募总数本身就少,因此虽然失联机构的绝对数量并不多,但占比相对就比较高。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私募行业高度市场化,机构自然淘汰的情况也比较普遍,容易造成机构总数少的辖区失联比例高的现实结果。

后续祭扫活动可通过登录网站→点击网上纪念→输入搜索逝者姓名→进入专属纪念馆。

其实一切并不是无迹可寻。在一些机构爆发实质性的问题之前,迟迟不见踪影的信披往往已经先露出马脚,但很多投资者没能及时获得信息。

今年2月中旬,中基协正式上线信披备份系统投资者定向披露功能,让投资者可以通过该系统查看其购买私募基金的信息披露报告。投资者不用再担心自己买的私募产品和这家机构靠不靠谱了,系统里一查便知。

过去这一年多时间对于苏州的投资者孙吉来说可谓非常难熬。此前他购买的“国盈西凯私募投资基金7号”到期无法履约,管理人国盈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盈投资)随后发出一份致投资人函,要求延期一年运营。在此之后,孙吉联合其他投资者多次前往国盈基金的办公地址维权,并且向警方报案,但迄今仍然没有兑付。2019年3月,中基协公布了第26批疑似失联私募名单,国盈投资因逃避自律管理赫然在列。

而在中基协上线投资者定向披露功能后,她也迅速查询了自己已经和打算购买的其他产品信息,确保没有问题才松了口气。“以前只看这些基金的产品宣传,买了就不管了。现在更重视信息公示,知道他们(编者注:指基金管理人)在做什么才放心。”

在诚信信息公示工作中,监管的一项原则是“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防止风险进一步扩散。中基协举了个例子:“去年9月,协会在日常舆情监测工作中发现某私募机构涉嫌存在违规问题,并对其开展自律核查,在确定违规情形后要求该机构限期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同时对外公示其‘异常经营’状态,提示相关机构及投资人注意风险。”

广大市民朋友、各婚姻登记当事人:

当然,也有机构管理的产品数量超过了100只,那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国盈投资。根据私募通数据,这家公司总共管理了103只基金,这个规模即便放在一众PE、VC里也不违和,不过这家公司已于2019年5月被中基协注销了私募管理人资格。

纵观疑似失联私募的情况,关联公司或自身参与、运营P2P业务是不少机构的共性,还有一种比较典型的情况是涉嫌自融。以国盈投资为例,2018年8月有媒体公开报道了该机构旗下的“国盈西凯私募投资基金六号到十号”共五期出现逾期违约,孙吉购买的产品就在其中。其逾期债务总规模达10亿元左右,彼时就被指属于自融行为。除此之外,该公司还多次被指控涉嫌自融,引发市场哗然,而国盈投资的做法在这些疑似失联私募里也不是个案。

暂停办理婚姻登记服务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广大市民谅解。

这些机构分布在哪些地区?规模有多大?管理着多少只基金产品?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失联情况的出现?《每日经济新闻》统计了2019年中基协公布的全部疑似失联私募机构,对数量庞大的数据分门别类地进行深度剖析,发掘出各种隐形的密码,希望能回答上面这些问题,为您提供一份实实在在的“防坑指南”。

有专业人士向记者指出,绝大部分登记一年以上、却只有一只产品的机构,不是没有实际运作,就是寻求诚信背书“挂羊头卖狗肉”,存在“一登了之”“一备保壳”的情况,投资者应该格外注意。

(一)网上祭祀网址及操作流程:登录吉林市殡葬服务中心官方网站www.jlsbzfwzx.com,点击网上纪念→点击注册→输入所提示信息注册账号→注册完毕后点击登录→进入会员中心页面点击立即建馆→输入信息后点击确认提交→点击管理纪念馆→点击管理馆堂→根据需求设置主题、上传照片、敬献挽联、奉上贡品→完成建馆。

根据这份统计,疑似失联私募出现最多的地区分别为北京、深圳和上海,失联机构数量分别为143家、110家和93家,合计占到了总数的70.04%。当然,备案登记私募总数也是这三个地区的最多,从概率上来说,出现失联私募的可能性也比其他地区更大。

二、倡导遥祭追思、网上祭祀等足不出户的方式寄托哀思、缅怀故人。

一、自5月15日起,城区各类公墓、骨灰寄存场所实行封闭管理,暂停一切形式的群众现场扫墓祭祀活动,开放时间视疫情防控情况另行通知。

但另一方面,我们还应该看到的一个数据是2019年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共对外公告了8批失联机构,涉及私募基金管理人达558家,因失联被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59家。虽然基金失联的原因纷繁复杂、各不相同,但500家失联私募就是500个坑,几乎每个坑背后都有一个复杂的故事和一批焦灼的投资者。

由于注册资本并不等于公司的实缴资本,更不是管理资本量,因此这个数据仅作参考。但可以看到失联私募注册资本最集中的是在1000万元(不含)~5000万元、500万元(不含)~1000万元这两个区间,分别有177家和152家。

从这个统计可以看出,在疑似失联的私募机构中,管理基金产品在10只及以内的占比最高,共有450家、占比91.9%。细细品来,在这其中有238家私募管理的基金只有1只,几乎占到了机构总数的一半,还有数十家机构旗下压根没有产品。这些都说明一点:这些机构几乎都没有开展业务。

对于私募基金行业来说,2019年无疑是监管全面收紧、行业更加规范发展的一年,其中最明显的标志之一就是——监管机构对行业自律管理的加强,而失联就是诚信公示的重要方式之一。

为了加强私募基金管理人的自律管理工作,中基协从2015年9月开始在全行业推行“失联(异常)”私募机构公示制度,截至今年1月9日已累计公告1102家疑似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注销500余家、正在公示339家。中基协对记者表示,失联机制已经成为协会督促私募机构信息更新、配合自律管理的一种有效手段。

行业净化明显,也带来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