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探访北京机动车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渐成习惯

“礼让斑马线”专项行动启动三年来,记者探访西单路口、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交叉口礼让情况

机动车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渐成习惯

香港特区国安委按《港区国安法》第十五条设立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由中央人民政府指派的骆惠宁出任,并将列席香港特区国安委会议。香港特区国安委的职责为:(一)分析研判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规划有关工作,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政策;(二)推进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建设;(三)协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重点工作和重大行动。

13日7时,记者在西城区西单路口看到,由西长安街、复兴门内大街、西单北大街和宣武门内大街组成的这个十字路口,正处于早高峰段,斑马线外等着过马路的行人络绎不绝。记者粗略统计发现,从8时35分至8时55分,在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20分钟里,共有200多名行人从该路口斑马线经过,但无一人闯红灯。与此同时,右转的机动车遇到行人过斑马线时,都会提前减速,有的还会停下来等待。

前不久,公共文明引导员苏清就遇到一名妈妈边看手机边过马路,闯了红灯而不自知,一旁5岁多的孩子也紧跟其后,幸好苏清眼疾手快,拽回了孩子。“那位妈妈不停跟我道谢,直说过马路再也不玩手机了。”苏清心有余悸。

探访2 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交叉口

3年前,北京市启动“礼在北京,让出文明——市民爱心斑马线专项行动”。今年6月,《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正式开始实施,市民文明习惯的养成,被提到了空前高度。

机动车避让行人和自行车渐成习惯

“车让人,人快走,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对记者说。

13日17时,晚高峰段,记者在丰台区马家堡西路和角门北路十字路口看到,汹涌人潮正鱼贯穿行。

“这部电影像是织锦,是一种乱线穿针的方式,经纬之间在交织,可是我又减针瞒线不希望大家看到,叶先生才是这部电影里最重要的,她是荷马、杜甫、诗经、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的诗的女儿。”

对于刘赐蕙的任命,林郑月娥表示,刘赐蕙在警队服务长达三十五年,表现出卓越的领导才能、专业能力和坚毅精神。我深信她能在此关键时刻,履行历史性职责,领导警务处国家安全处,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责。

“前几天酷暑,小伙子还特意给我送了矿泉水。”谢文萍说,“礼让斑马线”推行3年多来,行人和机动车主的变化都很大,彼此更能相互理解。他们也经常把工作做在前,在闯红灯、边看手机边过马路等违规行为还未发生时,就及时阻止。

据了解,该路口周边大多为居民区,并有多家医院和学校,离地铁4号线和10号线的出入口都很近,所以以此路口为中心,其中三条道路上的行人和车辆都非常多。骑着电动车或自行车从马家堡西路自北向南,或转弯上角门北路的人一拨接一拨。记者观察发现,大部分机动车主行至路口时,会主动避让行人和非机动车。

今日,影片曝光终极海报、终极预告。海报中,叶嘉莹先生形象若隐若现,飘浮于画面上方,如同她一生的淡泊,“弱德之美”尽显。而在终极预告中,“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这句话可以说是诠释了叶先生的一生多艰,全靠诗词相伴,这就是女性版的“百年孤独”。可恰恰在这苦难的一生里,叶嘉莹先生依然坚持用中国诗词渡人渡己,一句“人生如梦”足以看到叶先生平静如水的内心以及她强大的精神感召力。

百年孤独对她来说不过是人生一梦

每次绿灯即将亮起时,公共文明引导员和辅警都会提前提醒:“绿灯要亮了,大家注意。”“可以过马路了,还在看手机的请注意安全。”绿灯即将变红时,引导员同样会提前警示。

期待高科技助力,让行人养成礼让好习惯

遇车主礼让感觉很温暖

西单商场颇多,路口交通繁忙自是不言而喻。

现场媒体、嘉宾、观众完全沉浸在如诗如歌的影像中久久难以平复,而陈传兴导演和著名作家许知远的映后交流环节更是为现场观众献上了满满的干货。映后嘉宾许知远看完影片后感触良多,久久难从情绪中抽离出来:“我这代人在有野蛮化的文化里成长,看到叶先生70年代回到北京,那个世界里我们非常遥远。”

昨日,《掬水月在手》首映礼在中国电影资料馆举行,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孙向辉、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张静、导演陈传兴、影片出品人廖美立、制片人沈祎出席了首映礼并作映前致辞。

《掬水月在手》将于10月16日在全国艺联专线上映,预售已全面开启,走进影院,聆听叶先生之绝妙吟诵,品百年中国人间滋味!

作为中国古典诗词大家叶嘉莹唯一授权的传记电影,《掬水月在手》辗转十个地区、采访43位受访者、采访稿近百万字、历时近两年才完成拍摄制作。主创团队采访了叶嘉莹本人和她的学生白先勇、席慕蓉、汉学泰斗宇文所安等名家,众人关于叶先生的所有记忆,在如诗如歌的影像里将这位诗词大家苦难而又精彩的一生娓娓道来。

谢文萍回忆,今年6月,在西单附近上班的一名小伙,因赶着打卡,不愿绕行西单地下通道,而执意要穿行未设斑马线的路口。经她劝阻,这个小伙不仅能理解她的工作,后来还自觉当起了行人的榜样,每天过马路都会和她打招呼道“阿姨,我今天走的斑马线啊。”

家住西单附近胡同里的郑大爷说,他每天都会到这遛弯儿,很明显地感受这几年变化很大。以前机动车右转时,极少有车主会礼让行人,有时下雨天还会溅起一身水,真是很气人。但近两年,绝大部分机动车主都会在斑马线前减速,有的车主即使遇到人行道指示灯变红,也会示意他先走,让他感觉很温暖。“这周围的路口,我给满分。”郑大爷笑道。

13日,细雨淅沥,记者发现,西单路口从复兴门内大街往西长安街方向的斑马线上,未设置非机动车道,骑自行车通过该路口的市民不多,但有部分人会推行过马路。24日16时,烈日炎炎,记者再次来到该路口,20分钟内约有七八十人骑自行车或电动车通过该路口,少数人推行过马路。

97岁高龄的叶嘉莹先生,一生坎坷多艰,曾历经战乱,在海外飘零数十载,在许多次人生的至暗绝望时刻,是诗词给了她无穷的力量,而她也用自己毕生之力,传承中华文化,阐述古典诗词之美。

“‘流亡’本身也是个奥德赛的故事,中国人离散流亡的经历,我年轻时候读的金庸到中国台湾的白先勇,他们都是流亡文学,丧失了原乡,在另一个地方想象原乡,这两个视角对我来说都是特别强烈的感受。”

在日喀则市聂拉木县,北斗已经发挥了作用,电力施工工人的安全帽上已经融入了北斗的基准定位技术。聂拉木220千伏输变电业主项目部副经理韩振振说:“该技术应用后,可实时定位现场施工作业人员,了解行动轨迹,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北斗安全头盔会利用定位技术第一时间发出提示,大幅提高基建现场施工安全管理水平”。

许知远陈传兴对谈现场掌声几度响起

中国国家电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多吉次仁介绍,近年来,西藏先后建设了青藏、川藏、藏中、阿里联网四条“电力天路”,西藏电网迈入超高压大电网时代。加大电力北斗基础建设与应用,为电网运行提供了先进的技术保障,将有效提高西藏电网运行管理和安全可靠水平。(完)

一旁值勤的公共文明引导员介绍,天气热或赶时间上班时,大家都习惯“一脚蹬”快速地过马路。“面对这种现象,我们都会提醒要推行。”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补充说,香港特区国安委将于稍后召开第一次会议,全面推展维护国家安全的工作。(总台记者 周伟琪 金东)

继走访了北京市朝阳区、海淀区、昌平区等多个交通繁忙路口,近日,新京报记者又走访了西城区西单路口和丰台区马家堡西路与角门北路的十字路口,发现闯红灯和人车抢行的现象有明显改善。沈阳来京旅游的梁女士还点赞道:“北京的斑马线,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探访1 西城区西单路口

200多名行人过马路无一人闯红灯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回忆,前几年,“礼让斑马线”活动尚未推行,很少有机动车主动避让行人。曾有一次,她值勤时就遇到一辆右转弯的公交车,因避让不及带倒一名骑自行车过斑马线的老人,公交司机下车连忙道歉,幸好老人没事。“近两年,这类事故几乎看不到了,公交司机是驾驶员队伍中比较守规矩的。”

致敬“中国诗的女儿”

谢文萍是一名四星级公共文明引导员,在西单路口服务了4年。谢文萍认为,行人过马路的文明习惯正逐渐形成,如今绝大部分人自觉性都较强。

行政长官亦已按《港区国安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在征询香港特区国安委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后,从现任裁判官中指定六名裁判官为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

记者询问得知,看手机的黄女士家住附近小区,她笑道,过马路玩手机肯定不对,但有时是习惯了,生活中过于依赖手机。

少数骑行市民能够推行过马路

西藏那曲110千伏变电站北斗基准站建设现场。国网西藏电力有限公司 供图

改革开放后,叶嘉莹得以回到她魂牵梦绕的祖国,并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祖国教育事业。叶嘉莹先生著述丰富,桃李满天下,为在世界传播中华文化作出重要贡献,她晚年更是捐出3568万元,在南开大学设立“迦陵基金”,继续弘扬中华诗教。

香港特区发言人宣布,根据《港区国安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律政司就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而设立的专门检控科正式成立。该检控科的首批检控官已由律政司司长在征得香港特区国安委同意后作出任命;至于检控科的负责人,会稍后作出任命。

王德俊说,督促市民文明过马路的方式有很多,如罚款、柔性引导、观看交通教育片,她认为柔性引导是很有效的。不过针对少数市民,也需要其它惩戒措施。“曾在网上看到外地有用无人机抓拍斑马线违规的,或在路边设电子屏抓拍并公布违规者的,我们也期待有更多高科技产品能出现在北京街头,辅助行人养成好习惯。”

斑马线上,“低头族”的身影仍随处可见。10分钟里,记者就发现了3名行人一边过斑马线一边看手机。其中一名女士听到引导员的提醒,立马抬头,并收起手机。

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在路段上横过机动车道时,应当下车推行。《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也明确将“驾驶非机动车逆行、乱穿马路”等,列为重点治理的不文明行为。

马家堡街道公共文明引导员中队队长王德俊也有同感。她介绍,每月22日,他们都会在路口开展“礼让斑马线”的活动,以发传单、赠送小礼品的形式,让这项活动深入人心。

陈传兴导演也说道:“电影如同水中幻影,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是真也是假,透过诗词追求最大自由。”出品人廖美立更是表达了自己的初衷:“希望借由影像和电影风格让新一代年轻人重回美好的文学世界,在文学逐渐消弱的年代里,文学诗歌可以抚慰很多人的心灵。”制片人沈祎则说:“叶先生有一句话说我有弱德之美但我不是弱者,希望大家都能在电影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星云和那份能量。”

孙向辉馆长说:“这部讲述叶先生人生与心灵的文学纪录影片,本身就像一首诗、一阕词、一幅水墨长卷,韵味清雅,温厚绵长,把中国的文化、艺术、历史娓娓道来,轻松从容地超越了国家和种族的藩篱,抵达了人类共同追求的文明和美好之境界。”张静引用叶先生的诗句“一片空濛超色相,好将光影悟真如”,期待观众能够通过这部电影,各有所获,达到真如之境。

在陈传兴导演看来,叶先生是以弱德之美,以风中芦苇,而不是一颗大树的态度去面对暴风雨,即使有再大的强风暴雨,风雨之后依然存在,他表示:“创作这部电影最难的是怎么把叶先生中国女性版的百年孤独浓缩在影片里,这都是叶先生个人生命的经历,叶先生透过诗词的方式去沉浸和回味,她自己对这些磨难没有过多感受。”

13日,记者在西单和马家堡两个路口随机采访了10多名本地居民和外地游客,让他们为北京的斑马线活动打分,统计后,平均评分为90分。

斑马线上“低头族”10分钟内就有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