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大循环”下如何配置资产

“国内大循环”下如何配置资产 本报记者 温济聪

对于投资者来说,“国内大循环”下资产配置有何变化?不少券商分析师认为,“国内大循环”所针对的两大痛点分别是,内需循环不畅,以及我国高端产业链仍有诸多核心技术领域尚未实现自主可控。因此,构建“国内大循环”需依托两大抓手——消费内循环(内需)与科技内需循环(产业链)。

当时上市公司凯莱英反应迅速,2月17日晚间,火速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高瓴资本成为其持股8%的股东。

在债券方面,长端债券利率上行空间或将打开。央行货币政策独立性将进一步加强。从国内经济来看,内循环将提升经济潜在增长水平,居民消费改善以及企业升级带来的效率提高,长端债券利率或有较大上升空间。

据证券时报e公司报道,市场上也有监管层对再融资新规中战略投资者收紧的消息,记者在某投资圈内了解到关于监管层不支持引入战略投资人锁价发行的行为。不过e公司记者从某正在进行定增的上市公司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对于引入战投的定价发行事项,“并没有收到监管层要求撤销材料的通知,现在说战投是一事一议。”

东海期货分析师刘洋洋建议,在消费方面,中长期来看,利用人口基数优势,培育多元化消费倾向,扩大消费基数;随着产业升级,引导外部优质消费回流及国内消费升级;发展优势产业消费升级,为新消费场景奠定基础;调整收入分配格局,为“内循环”蓄力。

康辰药业曾于4月21日晚间发布公告,拟募资不超4亿元,用于收购密盖息资产,发行对象为康辰药业实控人之一王锡娟、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

不料,23日晚间,凯莱英公告,在公告中,原本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对象从高瓴资本调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2月16日晚间,凯莱英披露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司拟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870万股,发行价格123.56元/股,募资总额不超过23.11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额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高瓴资本拟以其管理的“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HCM中国基金”,通过现金方式认购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全部股票。此次定增完成后,高瓴资本将成为凯莱英持股5%以上股东。

而公开资料显示,全球CMO/CDMO行业在2013年至2017年保持了12%以上的高速增长,2017年全球CMO/CDMO市场规模已达到628亿美元,预计此后3年将保持10%以上的增长,至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025亿美元,约占制药企业年营业额的11%。

近期高瓴资本入股或者间接入股的公司股票,也纷纷大涨。7月12日晚,健康元公告定增募资21.73亿元,被高瓴资本包揽,公告后健康元股价连续涨停;7月17日晚,高瓴资本豪掷约100亿元入局宁德时代,次日后者股价涨近5%。

结果一纸公告,所谓的“浮盈”全部泡汤,市场也传出监管层对再融资新规中战略投资者收紧的消息。

结果5个多月来事情毫无进展,直到22日晚间,公司公告,这件事起了变化。

对于终止前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的原因,康辰药业表示,鉴于监管政策及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与公司目前的实际情况,经审慎考虑,公司决定终止前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方案,终止与认购对象签署的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及战略合作协议,取消第三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的与前次非公开发行相关的议案并不再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并非凯莱英一家发生这样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凯莱英23.11亿的定增募资用途也发生了改变,由原来的“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额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变更为用于具体的项目,包括凯莱英生命科学技术(天津)有限公司创新药一站式服务平台扩建项目、生物大分子创新药及制剂研发生产平台建设项目、创新药CDMO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等,剩余6.6亿元为补充流动资金。

另外,高瓴资本还拟认购国瓷材料、广联达非公开发行的股份,认购金额分别为6.45亿元、15亿元。其中,国瓷材料定增对象为高瓴系珠海高瓴懿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7月14日,在宣告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终止的同时,药石科技又抛出了新的定增预案,由兴全基金包场变成35名特定投资者。

2月份的时候,药石科技(300725,SZ)发布的定增预案显示,公司此次发行得到了兴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全基金)鼎力支持,后者将独揽公司此番发行的所有股份。

据相关媒体统计,按预案公告日显示,自2月14日起,182家公司发布再融资预案,其中有98家公司采取定价方式,涉及募集资金1259亿元。由于只有战略投资者,而非所有认购对象都能享受到定价发行的优惠,因此,这轮再融资热潮中,认购对象的身份确认便成为市场焦点。

针对构建“消费内循环”,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认为,抓手在于持续扩大内需、降低居民储蓄率。因此,构建消费内循环将会带来海外消费回流、本土品牌崛起、消费新模式兴起三大趋势,预计后续政策方向主要有5个方面:一是保障类如医疗、教育等创造需求;二是供给创造需求;三是信息创造需求;四是解除循环中不合理限制创造需求;五是税收中如遗产税等创造需求。

2月14日证监会发布了再融资新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可以享受锁价发行、发行价打八折、锁定期减半。

限售期和资金用途也有所调整,本次修改将之前的限售期“自本次发行结束之日起18个月内不得转让”,修改为“发行对象认购的股份自本次发行结束之日起6个月内不得转让或上市交易”。

上市公司表示,公司拟通过此次定增募集不超过6.5亿元资金,募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7月14日,康辰药业也宣布终止了今年4月份发布的定增方案,并且发布了新的非公开发行的预案。在新的方案中,定增对象变成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王锡娟及CBC投资。

原本按照2月份的计划,高瓴资本以123.56元/股的价格,总共花23元通过战略投资者身份,成为凯莱英本次拟发行股份唯一认购方。按照23日收盘价233.2元/股计算,已经可以“浮盈”20多亿。

3月20日,证监会发布的《监管问答》对定增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要求进行了明确,同时确定了相关决策程序、信披要求以及保荐和服务机构的履职要求。

凯莱英再次修改定增方案,这次改动颇多,除了募资规模仍然为23亿元没变外,定增对象、锁定期和定价基准日等关键信息基本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之前备受关注的唯一定增对象高瓴资本消失更是引起极大关注。

此前凯莱英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价格为123.56元/股。但此次改为市场定价,将定价基准日确定为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期首日,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0%。

高瓴资本重金抢筹A股

《监管问答》显示,《实施细则》中的战略投资者是指具有同行业或相关行业较强的重要战略性资源,与上市公司谋求双方协调互补的长期共同战略利益,愿意长期持有上市公司较大比例股份,愿意并且有能力认真履行相应职责,委派董事实际参与公司治理,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帮助上市公司显著提高公司质量和内在价值,具有良好诚信记录,最近3年未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或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投资者。

在2月份的时候,证监会发了重磅文件,再融资新规正式落地。根据新规,上市公司董事会决议提前确定全部发行对象且为战略投资者才能符合锁价发行中“定价8折、18个月锁定、定价基准日为董事会决议公告日”等优惠政策。

不少公司在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之后,股价产生了较大的变化。例如凯撒旅游的预案差价率超过200%。

如果此次定增顺利,高瓴资本就已经浮盈近90%,高达20亿元。

“在大宗商品方面,逆全球化过程中,经济规模有所下降,但国内发展经济的目标不会动摇。短期来看,投资仍是主要动力,也是发展内循环的坚实起点。中长期来看,在内循环战略下,消费会崛起,基建地产投资将淡化。”刘洋洋表示。

对于投资者来说,“国内大循环”下,股票、债券、大宗商品领域蕴藏哪些投资机会?

此前包揽凯莱英定增的高瓴资本变成了“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对象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

对于修改定增方案的原因,凯莱英解释称:鉴于目前资本市场环境变化,并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发展规划等诸多因素。

根据凯莱英信息,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凯莱英将为高瓴资本及其相关方投资的创新药公司提供高质量的CMC研发和生产服务;高瓴资本将依托在全球创新药市场的投资布局和创新药资产,积极推动凯莱英显著提升服务创新药公司的广度和深度。

在股票方面,内循环可以助力企业盈利修复,而国内经济独立性将给股票市场带来更多市场溢价。刘洋洋认为,周期股作为价值股代表,在内循环中将率先得到体现,地产、汽车等企业盈利增速会明显改善,带来周期股上涨。

凯莱英是一家全球行业领先的CDMO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致力于全球制药工艺的技术创新和商业化应用,为国内外大中型制药企业、生物技术企业提供药物研发、生产一站式CMC服务,已形成包括创新药CMC服务、MAH业务、制剂研发生产、临床试验服务、生物样本检测以及药品注册申报等在内的全方位服务体系。

自高瓴宣布战投之后,凯莱英股价暴涨了31%,从2月的160元/股,涨到7月22日收盘价232.2元/股。而与此前高瓴定增的123.56元/股相比,则已经上涨了87.92%。

5月13日,凯利泰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确认向淡马锡富敦投资有限公司、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5850万股,其中高瓴资本拟认购2100万股,发行价格为18.73元/股,耗资约3.93亿元。

针对“科技内循环”,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认为,要以“新基建”“数字经济”为核心内容,核心目标是实现技术自主可控,还需资本市场提供适应新经济的融资体制作为重要保障。

此外,高瓴资本还将积极推动凯莱英与其投资的生物科技公司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同时,双方将在核酸、生物药的CDMO,以及创新药临床研究服务等发行人的新业务领域开展深入战略合作。高瓴资本表示,其目的是战略投资,并获得股票增值收益。

难道一场定增盛宴,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