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重症病例这个数据很多人可能没看懂!

我们推送的疫情速报中

为啥全国新增重症病例871例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免疫学家和计算生物学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表示,他比较了已公开的穿山甲携带病毒的基因序列,发现其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相似,期待更多的相关数据。

注:新增重症病例数由当日现有重症病例数减去前一日重症病例数所得。重症病例存在转轻症、死亡等医学转归情况。2月11日,12个省份重症病例数共减少44例,湖北等8个省份重症病例数共增加915例。

一个著名案例就是果子狸被认为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中间宿主。

有专家认为,如果蝙蝠是新型冠状病毒自然宿主的结论成立,蝙蝠冠状病毒与人类新型冠状病毒的差异意味着,还存在一个或多个中间宿主。

参与研究的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沈永义对媒体表示,这批穿山甲不是来自广东,也不是来自某特定种群,是团队从某些特定机构获取的,不代表自然界中绝大多数的穿山甲携带冠状病毒。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研究人员加紧对病毒溯源。

2002年至2003年出现SARS疫情后,研究人员从野生动物市场上果子狸体内检测到的病毒与人群中流行的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一致性达99.8%,表明果子狸将病毒传播给人类。

结论是,中华菊头蝠被认为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也就是病毒的源头。

小编再次强调,野生动物可能携带大量病毒。

也有学者认为穿山甲有参与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潜力。

该团队分析的穿山甲样品中β属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属于β属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从宏基因组拼接出来的穿山甲病毒序列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达99%。

穿山甲是否为其中之一?

以蝙蝠为例,它是百余种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携带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狂犬病毒、亨德拉病毒、尼帕病毒等可能感染人类的病毒。由于蝙蝠具有特殊免疫系统,它虽携带病毒,自己却极少发病。

首先科普两个概念——病毒中间宿主和自然宿主。

因此,果子狸被认为参与病毒从自然宿主到人类传播过程,是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

SARS病毒源头究竟在哪儿?

石正丽团队近日在英国《自然》杂志上报告说,新型冠状病毒与来源于蝙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简称TG13)基因相似,两种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这一结果表明,蝙蝠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在自然界的宿主。

自然宿主可以理解为病毒“源头”。

而湖北新增重症病例为897例

但是,研究人员认为果子狸不是SARS病毒在自然界的源头,因为这种病毒同样能让果子狸生病,说明果子狸同病毒难以“和谐共存”。

2月11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015例(湖北1638例),新增重症病例871例(湖北897例),新增死亡病例97例(湖北94例,河南、湖南、重庆各1例),新增疑似病例3342例(湖北1685例)。

历经十多年调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2017年在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病原体》杂志上报告,在云南省一个偏远洞穴中发现携带SARS样冠状病毒的中华菊头蝠种群,从它们体内所含病毒毒株中找到人类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组组分,这些毒株基因频繁重组可能形成了人群中流行的病毒。

这项研究尚未经同行评议,有其他研究者提出了不少疑问。比如1000份宏基因组样本是否具有代表性?β属冠状病毒包含多种类型,部分穿山甲样品中发现的β属冠状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还是其他病毒?

2003年5月25日,一只果子狸突然出现在武汉新洲城关街头,随后被放归山林。新华社发

结论:虽然病毒传播路径还未彻底明晰,但现有证据显示,导致新冠肺炎疫情和SARS疫情的病毒都很可能来自野生动物。

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的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数据,认为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中间宿主可以说是病毒从自然宿主传播到人类过程中的“二传手”;

我们可以不用再算这个公式

针对野生和养殖果子狸的大范围流行病学调查也显示,大部分地区的果子狸并没有感染SARS病毒。

研究人员警示,要避免病毒从野生动物传播给人,就应该尊重自然,保护野生生物栖息地,不要非法捕捉和买卖野生动物。

2014年10月2日,穿山甲在新加坡夜间动物园亮相。新华社发

英国《自然》杂志网站援引格拉斯哥大学计算病毒学家戴维·罗伯逊的话说,穿山甲可能是中间宿主的“候选者”,研究人员发现了如此接近的序列,是非常让人感兴趣的。